• 送彩金无需申请可提款
张艺谋:很像拿奥斯卡奖 被骂是幸福的(图)

张艺谋:很像拿奥斯卡奖 被骂是幸福的(图)

   张艺谋

  出生于西安的张艺谋在农村插过队、当过国棉厂工人,直到1978年进入北京电影学院摄影系,1982年毕业,和陈凯歌田壮壮等一起成就了“中国电影第五代”。他从1984年担任《一个和八个》、《黄土地》的摄影;1987年开始出任导演,推出《红高粱》《大红灯笼》《秋菊打官司》等影片让中国电影走向世界;2002年开始推出《英雄》《十面埋伏》《满城尽带黄金甲》等商业大片。张艺谋被美国《娱乐周刊》评选为当代世界二十位大导演之一,一直都是中国电影的一面旗帜。

   骂・《英雄》

  “视觉先锋,思想侏儒。片中充斥着大量缺乏消化的模仿,有黑泽明《乱》王家卫东邪西毒》,陈凯歌的《刺秦》,以及斯皮尔伯格《拯救大兵瑞恩》。”

  应・张艺谋:“批评很广泛,我觉得很有意思。我觉得都有道理,有道理就在于电影是一个公众性的产品,不是导演的初衷可以封住所有人的嘴巴。每一个人从他的角度谈对电影的看法都是对的,你不必要很认真地去跟对方辩论。”

   骂・《十面埋伏》

  “故事和人物都有明显的漏洞,画面虽美,没有灵魂。毫无新意,没有结尾。”

  应・张艺谋:“我说心里话,我拍《英雄》《埋伏》,不是搞艺术研发。我就是想用这种武侠或者动作类型电影,去拍能营造票房效果的电影,吸引更多的观众。”

   骂・《满城尽带黄金甲》

  “《黄金甲》浓墨重彩地表现宫廷斗争,描写后宫乱伦、反人性、缺乏现实意义、文戏太弱,‘满眼金黄晃晕观众’。”

  应・张艺谋:“我比较喜欢饱满,不爱中庸―――太温,所以想好了一个方向,就是做得很饱满,这是个人爱好。 ”

  去年,以一场美轮美奂、无与伦比的奥运会开幕式,导演张艺谋给国人赚足了面子,他也因此被媒体推上了一个新的高度。眼下,他又凭一部惊悚喜剧《三枪拍案惊奇》(简称《三枪》)打进贺岁档;张艺谋说拍《三枪》没有想过什么任重道远,“《三枪》没有重大的含义、伟大的价值观、深邃的命题,我不是为了领导拍片,这只是一部贺岁片,是为了带给观众快乐。”张艺谋表示为了贺岁档,所以选择了喜剧加悬疑这两种风格的“混搭”,希望最容易被观众接受,张艺谋认为拍喜剧就是“为人民服务”,他还表示今后还会尝试各种题材的作品。

  从早期的《红高粱》《秋菊打官司》到后来的《英雄》《十面埋伏》,再到《三枪拍案惊奇》,张艺谋从一个具有人文精神的艺术片导演一步步成功转型为商业片导演,并且已经没有了任何心理障碍,如今的张艺谋已经放下了身段,对外界关于他的评价已经看得很开,面对“骂声”张艺谋也显得异常淡定,“我不想当一个思想者被举着,被批评是种幸福。”

   关键词:喜剧

   “《三枪》至少是一种尝试。”

  张艺谋说,《三枪》是专门为贺岁市场拍的电影,“有这么多的好演员为电影增光,能给观众带来一种快乐,甚至是新奇的享受我就很满足了。《三枪》最早是纯悬疑的,现在如果要讲类型,应该是“喜剧 悬疑”,这类风格我第一次拍,也充满了好奇。”张艺谋认为,科恩兄弟的《血迷宫》是悬疑惊悚的感觉,是比较冷峻的东西,“我不敢说我把这个电影把握得多么完美,但是至少是一种尝试。而且在电影院看起来的话,只要以平常心来看待的话,我觉得看起来是像模像样的。”

  有人说《三枪》是最不像张艺谋的一部作品,眼下颇为流行的评价就是“总导演是赵本山,执行导演是尚敬,编剧是徐正超 科恩,而摄影才是张艺谋”,张艺谋说,“我用这几个演员,确实挺不像我的。我以前拍《有话好好说》,多少还有人文精神。‘三枪’就有点像甩开了,咱就弄一个喜闹剧,从喜闹剧往惊悚部分或者悬疑部分转。但我还是坚持我自己的某种特色,比如我要让‘三枪’像个现代语言,我就要抽离一点时代。荒山野岭没有人,风高放火、月黑杀人,它就一个面馆,完全彻底的象征。我突出电影的造型,找一个很奇特的地方作外景地,让它画面很大。”

  对于年轻人是否买账,张艺谋说,“什么是年轻人喜欢的东西我们不知道,我只是认为他们一定不喜欢老一套,他们一定是希望有些新的东西。”张艺谋认为全世界喜剧类型的电影是最受观众欢迎的,“我觉得可能跟观众看电影的心态有关吧,原则上观众进来看电影不是来接受教育的,我感觉,年轻人进电影院,买个爆米花,买个饮料。进来上堂课,或者思考一个问题,我觉得这不是观众进电影院的主要心态,主要心态可能还是咱们平常讲的娱乐,或者是休闲、放松。从这个角度来说喜剧类型的东西是比较能在这个点上切入的,这也是我尝试它的一个理由。”

  在电影结尾,所有人复活,演员集体来了一段热闹的“二人转”,当被问到是否会冲淡电影主题带给观众的沉重时,张艺谋说,“我们的世界观还是乐观一点,这只是个电影,你让人沉重到什么时候啊?电影就只是个电影。”

   关键词:骂声

   “很正常,众口难调是电影的特色。”

  武侠片《英雄》是张艺谋踏进商业片时代的分水岭,但实际上张艺谋的商业片探索与试水从《摇啊摇,摇到外婆桥》就开始了,从《有话好好说》《幸福时光》一直摸索到《英雄》。《英雄》虽然创下了中国电影的票房新纪录,但口碑上却惨遭“滑铁卢”,观众的板砖让张艺谋承受着背叛和堕落的指责,到《十面埋伏》时,这种指责有增无减,这些压力一度让张艺谋活得比较“拧巴”。

  在张艺谋的“红高粱时代”,《红高粱》《秋菊打官司》都曾招来骂声,说张艺谋用丑化中国人来博取外国人的欢心。在张艺谋步入“大片时代”后,《英雄》《满城尽带黄金甲》《十面埋伏》被批空洞无物,不会讲故事。现在,进入了“后奥运时代”的张艺谋终于放下了大师的架子,用轻松的心态为观众制造纯粹的享受。有人说这部片子有点不伦不类,搞笑和悬疑都不够纯粹。可这也许就是张艺谋的高明之处,让观众在欢笑中尖叫,又让尖叫后的观众哈哈大笑,这种多重体验才是张艺谋式的深邃。有人说《三枪》是中国目前最成功的娱乐片,无意间老谋子又开创了一个新时代。有人说,“如今的张艺谋,已经放下身段了,观众们应该放下审判者的架子,做一个纯粹的观众去欣赏这部电影。什么是好电影?能让你坐在影院一边吃爆米花,一边看,看过之后很开心的,就是不错的电影。”

  面对种种质疑,张艺谋显得心平气和:“这些批评在拍之前就想到了,我觉得这很正常,众口难调是电影的特色。我从来没想过拿《三枪》做什么艺术探索,也从来没想过里面什么伟大价值观、深邃思想,希望大家也以平常心来看待。”张艺谋说,外界一直以来对他的评价,好像夸张了些,“把我说得似乎我就不能做这个(指喜剧)了(笑),其实也不是,我们都是为人民服务的,这是第一。”

   关键词:奖项

   奥斯卡,我还是想拿一个的。”

  1987年,张艺谋导演的《红高粱》,以浓烈的色彩、豪放的风格为他获得很多荣誉,第八届中国电影金鸡奖最佳故事片奖,第十一届电影百花奖最佳故事片奖,第三十八届西柏林国际电影节最佳故事片金熊奖……1999年,我的父亲母亲》是张艺谋一部唯美、深情、感人的爱情片,现实用黑白表现,回忆用彩色表现,该片被誉为“世纪末的爱情绝唱”,这部影片再次为张艺谋赢得了荣誉。

  对于奖项,得与不得张艺谋已看得很开,“现在我是给奖欢迎,不给也不想。我拍电影肯定不会从开始就奔着奖去的,但通常导演创作的时候不太想(奖项),但是电影拍出来之后,评价一旦不错,再加上被别人一逗,就开始想了。这个时候导演一般都是装,心里想嘴上不说,要装高尚,所有的导演都要装,谁能说把奖放在心上。你这个问题问中国所有的导演,都是一个回答,“都不是为得奖拍的”,就算问外国的导演,答案也差不多,没办法,导演还是得装一下的。”

  张艺谋称虽然自己得奖众多,但并不是在靠得奖来验证自己的江湖地位。“不像年轻导演还需要靠这些奖项开拓自己的事业。但是我也没有超凡脱俗到不要奖项,如果像奥斯卡这样在普通观众心中比较有‘人气’的奖项,我还是想拿一个的。奥斯卡虽然并不是代表电影艺术的最高奖项,并不是一个至高无上的奖项,但是它在大众心中是沉甸甸的有分量的,它的价值就在这里。”

  1990年和1991年,张艺谋分别凭借《菊豆》和《大红灯笼高高挂》两次获奥斯卡最佳外语片提名,但都抱憾而归。2003年,他执导的电影《英雄》再次入围奥斯卡最佳外语片奖,最后依然空手而回。张艺谋说,奥斯卡是可遇而不可求的,“尤其在你明白了“游戏规则”和所谓“推荐规则”之后,就会发现其实奥斯卡基本上可以说是撞大运了。政府每年推选一部电影去奥斯卡,如果之前几年一直都推荐你,轮也轮到别人了。虽然你今年拍的这部可能是你拍的最好的,那也只能是枉然了。”

   关键词:新作

   “拍一部纯女性题材电影。”

  明年,张艺谋将会拍两部电影,一部是根据畅销小说《山楂树之恋》改编的电影《山楂树》,另一部是筹备多时的《金陵十三钗》;张艺谋说《山楂树》写的是和他年龄相仿这代人的故事,“在‘文革’那样一个非常年代的一段比较纯美的感情让人向往,我被那个故事感动了,就觉得可以拍一个典型的文艺片。这种纯真本身抹掉了政治和时代以后,是一种很典型的东西。它恰巧是诞生在2000年以后的一个作品,它已经不是我们这代人传统的一个角度,是另一个角度看那段历史。”

  而另一部新作《金陵十三钗》,张艺谋声称将拍一部纯女性题材的电影,“几乎全部是女演员,明年年底开拍的《金陵十三钗》算是填补这个空白吧,因为那个里面除了一个外国人之外,基本上全是一些女人的故事吧。”张艺谋称自己以前的电影很多是关于女性的,还曾经一度被外国人称为“女性题材导演”,“他们常常会问,你为什么要拍这些女性的题材?我也要给自己找一些说法,比如包括女性的故事很感人,包括中国的女性所处的社会地位和历史发展等等,但是实际上我真没有刻意去选择倾向于女性或者男性,就是一种带有盲目性质的选择,没有一个故事是从两性角度去选择题材的,但是又赶上了许多题材是以女性为主。看待女性当然我是一个异性,这样就会有塑造她的荷尔蒙冲动,你就愿意去费心思打扮一个异性,让她有光彩,这都是天然的一种,人人都会有的。”

   关键词:爱好

   “我没事就网上转,热点信息都了解。”

  今年59岁的张艺谋说自己是一个闲不下来得人,“睡觉少,是长期的锻炼,是坏习惯,不值得提倡。工作之外,看书、看碟、上网、泡电视,反正要把自己熬到凌晨四五点。所以好多流行事物我也知道,工作人员很惊讶,其实我没事就网上转,看看报纸,当下社会热点信息我基本都了解。”

  《三枪》的主题歌《我只是个传说》中有句“不要迷恋哥,哥只是个传说。”这句话是红极一时的网络流行语,张艺谋说,“我觉得网络就像个博物馆,有兴趣的东西就记住。那两句网络流行语,‘不要迷恋哥,哥只是个传说,我喝的不是水,喝的是寂寞’,用在小沈阳身上很贴切,他就像个传说,一夜暴红,身上各种争论,包括这次演《三枪》,很有意思。”

  说起自己平时爱看的电视节目,张艺谋说,“电视剧、新闻、专题各种都看。怎么知道闫妮的?有段时间好多台都半夜三四点播《武林外传》。怎么看的《潜伏》?都是半夜两三点钟重播,孙红雷跟几个人勾心斗角,好看!不知不觉,连看了三四集,哟,都天亮了。”

  张艺谋正在纽约大学电影学院攻读硕士学位的女儿张末担任《三枪》的剪辑师众人皆知。“她剪的是个意思,”张艺谋说,“后来我就不再熬夜了,交给她剪,几乎全程都是。不到一个星期就剪完了。”张艺谋承认,自己其实不太主张让女儿入这个江湖。

  本报记者 张世豪 据《南方周末》《南方都市报》等整理

  


本文转载于 新浪网:http://ent.sina.com.cn/m/c/2009-12-14/04292808886.shtml

注册自动送彩金无需申请

注册自动送彩金无需申请:发现古董! Caroline Flack与男友Jack Street在Rye度过了一个浪漫的周末
注册自动送彩金无需申请:发现古董! Caroline Flack与男友Jack Street在Rye度过了一个浪漫的周末
注册自动送彩金无需申请:哦,Zayn Malik! Little Mix的Perrie Edwards:我一直在买公主婚纱
注册自动送彩金无需申请:哦,Zayn Malik! Little Mix的Perrie Edwards:我一直在买公主婚纱
女孩的问题! 弗兰基桑德福德:我想改变我的注册自动送彩金无需申请,但在婚礼前害怕
女孩的问题! 弗兰基桑德福德:我想改变我的注册自动送彩金无需申请,但在婚礼前害怕